热情若无变,哪管她沧桑变化

发布于 2018-05-23  1 次阅读


遥远的她live(陈奕迅)

没有赶上火车,在奥体坐了一下午,从日中看到日落.

晚上七点半,我突然想走回去。

到家大概7公里。

我走的很慢,我已经忘记我当时在想什么。

或者我根本什么也没想。

晚上的台阶很暗,我不小心滑了一下,挽起裤腿看了一眼,膝盖擦了,呲呲冒血。

蹲下来把血抹掉,抽出一根烟,半天没打出火。

一瘸一拐的走回去。

一路上车来车往,时不时的有几个暴躁的喇叭催促声。

我下意识的躲避,突然发现自己走在人行道上。

走到家九点半,翻箱倒柜找药,没找着,不知道放哪里去了。

我终于点了根烟,抽了一口,胃里止不住的恶心翻腾,看着烟气氤氲,却始终没有再抽一口。

水也没有,渴的不行,跑到厨房灌了一肚子凉水。

我有很多苦恼,却始终分辨不出是哪种苦恼压抑着我。

也许每种苦恼都势均力敌,每一种都不大,但每一种都撕扯。

坐了一会,看到膝盖血液凝痂。

算了,不管了。

呆坐在沙发上到现在已经四个小时。

我什么也没干,什么也不想干。

我想抓住什么,但最后我什么也没抓到。

手机扔在床上,碰也不想碰。

翻箱倒柜,也没找到一根烟。

想出去买,又懒得动。

犹豫了再三,还是放弃。

突然想起,我午饭好像没吃,晚饭也没有。

好像有点饿,好像又不饿。

现在是凌晨一点半,我好想喝酒抽烟。​​​​


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,就让往事随风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