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看,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哎。

发布于 2018-07-27  6 次阅读


你现在就像一条狗啊,一条一无所有的狗。

偶尔会从窗外飘来夜行人的酒歌,在桌前闻声起意,想写写过去近一年的缥缈时光,那三百多个日夜的虚无存在。

我本是早想动笔的,然而世事难料,成文已过今夜子时。

“宇宙很大,生活更大。”我将生活这杯无味酒一饮而尽之前,并不知道得用整个人生来醉。以下文字就当是我酒后抱键盘迷离中的胡言乱语,疯人疯语,仅供娱乐。

先说说工作上的那些破事。

从整体来看,技术永远处于被动位置,虽有优劣之差异,但内容基本都相似,所以我不会在此列出这期间所做之事的流水账,而是整理并记录在经历这段时光的洗礼之后,当前的我对工作,对生活的思考。

这一年中我主要以后端开发的角色存在于团队之中,就前任Boss而言,虽然少有不满却难以忍受。每每闲云野鹤于写字楼间,而冠之年便过上了退休生活,所做之事渐渐变得平淡无味,以至于无法影响自己的喜怒哀乐。看来我已经变成罗曼·罗兰口中的死人,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。No pressure, no progress.

随着部门的边缘化和领导的争权夺利,相比之下更是让人糟心。我试图用敲代码来摆脱这种空虚而疯狂,然万花丛中哪能片叶不沾?睁眼的刹那便思考下班之后,各色的会议愈发的荒谬,生活的轨迹偏转向未知的暗涌。我开始思考何为真正的生活,并不想屈从于现实却发现无可奈何。从某种维度讲,我偏执而浮躁,乖张又桀骜,曾一度萎靡于整日无意义的重复与自我满足中。当意识想要逃离这个怪圈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,又开始彷徨不已。跳出舒适区并不简单,在自我肯定与否定中摸索前行,递交离职的刹那似乎从无尽的泥潭中跳脱,面对一个全新的世界,以及一丝对未知的忐忑。不论怎样,我做出的抉择,接受改变,有改变总是好的,像一潭死水中落了一枚石子,激荡之下才更显得有生气。

来到稀土,虽然只做开发,但不同工作之间的相关性不低,所以产品运营方面的内容也不得不去思考 。在宏观时间尺度下,战略与战术密不可分,任何试图将二者严格区分开来的做法都显得十分荒唐。同时我开始有意识地追求作为“人”的价值,期望成为一个有自我意识、有情调的个体。如果只考虑功能怎么实现,安静敲代码,那只算个编码机器,不但不会有安全感,反而更像是一种逃避。

“要多想。”
“想了以后呢?”
“北海,我只能告诉你那以前要多想。”

关于掘金这个产品,实话说,虽然参与过不少功能的实现,但是能给我本身“老子做了件很屌的事”的感觉的却寥寥无几。不过胜在成长迅速,这里有我想要的资源,有融洽的团队,能支撑我现在的需要。然而掘金处于垂直领域,当前对外的标语是“帮助开发者成长的社区”,服务开发者的意向在各种场合都表述得十分明显。可未来往远了说谁也不能预料,而在能看得到的未来里,开发者确实是不容忽视的群体:他们做出的贡献不能忽视,他们态度的傲慢不能忽视,他们自身的毁灭更不能忽视。

成长意味着改变,多数个体的成长就是群体的成长,群体的成长就是领域的改变。国内软件开发领域尚未成熟,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。掘金未来一定不会跪着给开发者服务,而是站着引领行业发展,我期望着掘金能成为具有如此魄力的平台。

最后再讲讲那似有似无的生活,没什么主旨,甚是零散。

买的纸质书已经长高了,不愿再占用屋内空间,于是转变为优先入电子书,逐渐习惯在公园里、长椅上阅读,但不喜欢周围有人。破天荒地开始看经济学的内容,因为觉得可以给面对自身个体情况的思考提供启发。

DOTA还是老样子,“有时候比赛输了,我会觉得队友不给力。我又不是最菜的。打的跟NM要赢了一样。最多55开。我不能忍”之类的,总之没救了去死吧。

想养一条萨摩,却生怕没有时间给它最好的陪伴,转而寻一只猫,但我脾性乖张似乎与猫科动物天性势不两立,被挠多次而不得其解,只好作罢。且陋室小而杂,只能等改日换房扩地,工作清闲之后,再做打算。

有段时间怀疑犯有抑郁,总是无端地把面前的事情往坏处想,由此产生愤怒、悲观等情绪,然后把它无限放大,就会有一种坠崖失重之感,仿佛被世界否定。然后终日强行喝酒,吹牛扯淡,过几天后好了。

长夜以至,困意渐浓,窗外仍偶有高歌,夹杂些许笑声。

年轻真好啊。​​​​


只是我心中不再有火花,就让往事随风去吧。